返回

魔神的新郎[穿书]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(2)(1/2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土豆小说网


新海岸线文学

    【陈曦从昏迷状态之中挣扎醒来,发现自己竟然和那些失踪的百姓一样,成了神秘村子里的祭品!难道他今日就要命丧此处?!动弹不得的他心生懊悔,在心中祈祷着老大能发现异常,折回来救自己。不过祭典开始响起的时候,他听着铜铃响起的声音,很快忘记了悔恨,甚至忘了自己是谁】

    陈曦的名字闪烁了一下,然后变成了奚沉无比熟悉的两个字,紧接着白色文字全部抖了一下,整段文字变成不再闪烁的黑色字体【奚沉从昏迷状态中醒来,他左看右看,发现情况不对。铃铛的迷惑音效似乎对奚沉不起作用,他开始往右边无人的角落里挪动,他扑到了一个瘦弱的黑衣青年身上,他好可怕,欺负人家处在虚弱状态,竟然强吻!】

    看到这里的时候,奚沉的脸涨得通红!什么叫他强吻,他分明是被一只突然跨出来的脚绊倒才会导致意外,顶多是两张嘴皮子碰了一下,再说了,那也是他的初吻,他也是受害者!

    【奚沉供奉了自己的食物,换取了黑衣男子的谅解,他___】

    黑体字后面接的是一条横线,就像是做填空题的那种短横线。

    奚沉尝试着触碰对话框,发现自己的食指在空中变成了一支笔。如果说填空就是补充剧情的话,这意味着他根据自己的心意更改剧情的走向!

    奚沉心中狂喜,飞速在横线上填了一句:他打败了邪恶的村民,毫发无损的逃了出去!

    奚沉填的句子是白色的字体,在他写完之后,白色文字闪烁一下,然后刷的变成了红色。他填的句子被画了一个大大的红x,错误错误!

    错误的句子自然被消除了,很显然,除非村民们的脑子突然出了问题,他是不可能毫发无损的逃出去的。

    奚沉想了想,忍痛把毫发无损改成了受了轻伤。要是奄奄一息的逃出去,没死在村民手里,也不一定能赶在男主抵达之前活下来,但受了轻伤的句子也没有通过。

    奚沉深呼吸:平心静气,冷静,要冷静。

    他再三思索之后,决定求助男主龙长鸣追出去一半,右眼狂跳,他意识到不对,折了回去,幸运的是,他赶来及时,成功救下了自己的好兄弟,奚沉只受了点轻伤。

    白色字体晃了一下,龙长鸣到右眼狂跳这一句变成了黑色字体,剩下的还是被否定清零的红字。

    奚沉:七窍生烟,怒上心头!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别人的金手指都是逆天改命,他这金手指简直就是破烂,一点用都没有!

    似乎是不满奚沉的污蔑,对话框上加载出一张简笔画图片,上面和粉色小点打架的绿色小点正是龙长鸣,男主现在被困,就算他反应过来赶回来,最后也只能见到好兄弟的尸体,最多是发现真相的时间提前两天。

    好吧,就知道重色轻友的男主靠不住,人不能依赖别人,只能靠自己。他前两次可能是因为写的太简陋,逻辑不够才不成功。

    看了眼坑底或神色萎靡或癫狂的其他祭品,奚沉一气呵成:奚沉识破了村民的阴谋,但他对村民的魅惑技能免疫,没有意识到伪神给的法器失效的村民对奚沉放低了警惕。凭借着好身手,奚沉抢夺了大祭司手上的铃铛。在大祭司不可置信的目光下,奚沉竟然成功驱动了手里的铃铛!在和其他祭品的合作下,他们把作恶的村民们绑了起来,奚沉也趁机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待时,白色字体依旧是让奚沉心惊胆战的闪烁,但这一次,整个对话框一抖,白色字体齐刷刷变成了无法更改的黑色铅字!

    他逆天改命成功了!

    第3章 我会保护你的

    金手指虽然是对话框一样的存在,但现实却并不是游戏,不存在跳过功能,后续的完成度还是得靠奚沉自己。

    在他因为饥饿失去力气之前,裹在宽大黑袍子的大祭司在天坑上方再次露了脸,他手上还拿着那个巨大的铜铃,但走路的时候,这个铃铛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大祭司在诸多祭品脸上扫了一圈,古怪的笑了一声:侍奉神明的机会到了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尖锐刺耳,仿佛有人拿石头瓷盘上磨一样。因为对方的身形特别瘦小,奚沉本以为对方会是七八十的老人,可一看脸,却觉得大祭司像是四五十的中年人,特别是一双三角眼,又黑又亮,透着一股子令人不适的精明劲。个子瘦小是因为过分精瘦,弓着身体,贼眉鼠眼,越看越觉得像只脸上没毛的大老鼠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剧情推动,大祭司干枯的手指往奚沉的方向一指:他,还有他,这几个,都给我带上来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点到头发遮住半张脸的黑衣青年的时候迟疑了一下,奚沉听他问旁边的村民:这人是谁,谁抓过来的?

    因为他们村子附近失踪了不少人,村民不得不跑到更远的地方去骗人,再用魔神大人提供的宝物传送回来。有些祭品身强力壮意志坚定的,就需要劳其筋骨,苦其心志。

    每一个祭品被丢入天坑,大祭司都会来看一看人有没有问题,但他竟然对这个头发遮住脸的瘦弱青年毫无印象!

    要知道百姓生活艰苦,村子里的人,每当农忙都要到田间劳作,绝大部分都是小麦色的肌肤。这黑衣青年身上的布料绝非凡品,露出来的一小节皮肤也白皙的过分,一看就是没干过活的。这么一个白得能反光的人,他之前不可能忽略掉。

    大祭司身边的村民抓了抓枯草一样乱糟糟的头发:我也不知道,不是我抓的,是不是陈嫂子她们骗来的?

    把他们都喊过来,认一认人。

    大祭司沉下脸来,显然不能容忍底下人这么糊弄他。给神明的祭品是绝对不可以出错的大事,万一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混进来,惹怒了神明,他们村子可是要倒大霉的!

    奚沉看了青年一眼,悄悄的往对方前面站了站,等那群人离得远了些,他压低声音:别害怕,到时候有问题,我会尽力保护你的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他同情心泛滥,碰到谁都要努力去救一救,主要是奚沉想到了他写的那段剧情。他是在同伴合作的情况下才成功的。之前他把饼子给出去,这人没有出卖他,而且也没有被奇怪的铃音蛊惑,显然也藏着秘密。

    其他的祭品奚沉不认识,也靠不住,那剧情里和他合作的同伴,八成的可能就是指这黑衣青年。对方被抓出来,兴许就是受了他改动剧本的牵连。

    对方看了他一眼,没有给他任何言语上的回应。或许是因为有人看着,所以他表现得比较谨慎。在这种时候,沉默就等同于一定程度上的默认。

    之前的剧情填写完毕之后,对话框就消失了,奚沉猜测可能要到另外一段重要剧情的时候,它才会再次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他看了几眼那些神志不清的祭品的样子,努力的模仿那些人陷入癫狂的神态,从而降低村民和大祭司的警惕。

    大概七八个人都被带上了天坑,他们拿了一根粗粗的麻绳过来,像是压解犯人那样,把所有人的手腕都捆在一根绳上,奚沉注意到,病弱青年的袖子挽上去,露出了一双相当漂亮的手。

    这双手不像其他雄性激素过多的男人,手腕上看不到一根汗毛,掌心和关节处都没有茧子,光滑的像是羊脂玉雕刻的艺术品。对方的皮肤也是冷白色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青紫色的血管,修长白皙,这是相当适合弹钢琴的手,简直完美的长在了奚沉的性癖上。

    估计是哪家不谙世事的小少爷,也被人哄骗落难饭这里。之前看小说的时候,没谁会去在意那些毫无存在感的背景板,但是这些受害者都变成了有血有肉的人,冲击力就完全不一样。想到对方在原著里也是龙长鸣看到的白骨一具,他心中莫名觉得惋惜。

    奚沉再一次重复了一遍:你一定能安安全全回家的,别害怕。他没有直接说自己的计划,毕竟人心隔肚皮,剧情都已经发生了改变,哪怕是金手指也不能百分之百的信任,他还是得观察一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
 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