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特有引力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(8)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御宅屋排行榜

怎么? 宣兆极其快速地捕捉到了重点,我对着你笑怎么就是不安分了?

    岑柏言本意指的是宣兆忒不安分了,总让自己受伤,没想到这瘸子不仅走路歪,理解他话的能力也是够歪的。

    小朋友, 宣兆继续臊他,你这就叫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啊,还有没有什么罪名要给我安上的,我一并受着了。

    岑柏言觉得自从认识了宣兆以后,他极厚的脸皮遭到了极大的挑战,这会儿竟然觉着耳根子发烫。

    他心头一跳,垂着头佯装专心巴扎,嘴里絮叨个不停,试图把宣兆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他说的话上,别去注意他发红的耳廓:少他妈和我扯淡,我发现你这点儿能耐都用我身上了是吧,你对陈威怎么就成天和颜悦色的.

    宣兆托着脸颊,安静地注视着岑柏言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岑柏言从长相上来看非常赏心悦目,可见那个女人也一定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样貌。烧烤摊的黄色灯光从他头顶打下来,把他乱糟糟的头发照出了淡淡的毛边,眼窝比一般人更深邃,鼻梁挺拔且流畅,垂着头专心做一件事的样子英俊且动人。

    宣兆淡色的嘴角不那么明显地勾起了一道放松的弧度,他右手被岑柏言托在手里,岑柏言的手掌比他大了一个尺寸,应该能把他的手完全包住。

    行,这边蹄子也入味了, 岑柏言擦完药,满意地端详了会儿自己的大作,从纸袋里找出医用绷带,这小瘸蹄子包装包装就能上架出售了。

    宣兆说:有劳,我明早还有课,为了不让这小瘸蹄子被笑话,辛苦系个漂亮些的蝴蝶结。

    . 你还挺能使唤人, 岑柏言撇嘴,要不要给你打个中国结啊?

    宣兆弯了弯五根指头,很自然地接话:好啊,来一个吧。

    啧! 岑柏言在他乱动的食指尖上轻轻拍了一下,安分点儿!

    宣兆突然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岑柏言往他手腕上缠了两圈绷带:紧不紧,疼了你就说知道吗?

    宣兆还是没回话。

    岑柏言抬头一看,宣兆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嘴唇紧紧抿着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你怎么了?哪儿疼啊? 岑柏言担心道,靠!就你这样儿的还学医呢,走走走赶紧去医院.

    不是你叫我安分点儿吗? 宣兆说。

    啊? 岑柏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你笑是不安分,和你讲话是不安分, 宣兆吸了吸鼻子,我这样够安分了吧?

    . 把你牛 | 逼的! 岑柏言实在没绷住,扑哧 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宣兆也扬起嘴角,眼里的笑意明显加深了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