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特有引力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(11)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御宅屋排行榜

尤其是那天晚上,他以为宣兆出了事,匆匆赶到酒吧,那次宣兆叫他 柏言,宣兆抓着他的衣摆,他把宣兆揽在身后,像一个真正的男人那样保护宣兆。

    那天昏暗的包厢里,宣兆看着他的眼神不再是看一个 小朋友 时候的逗弄和戏谑,而是一种全然的信任和依赖,岑柏言至今想想那个眼神都觉得心颤。

    以后别这么叫我了。 岑柏言低声说。

    宣兆正在和过紧的衣袖作斗争,没听清岑柏言说什么:嗯?

    岑柏言心头一跳,被这个尾音悠长的 嗯 弄得心烦气躁,扔下一句没什么,接着给宣兆抻袖子的时候,宣兆胳膊冷不防被岑柏言一拉,整个人踉跄一步。

    岑柏言长臂一勾,揽住宣兆的腰把人圈住:怎么这么娇气,轻轻一碰就倒,你是花瓶吗?

    我说你这个人啊, 宣兆刮了刮鼻梁,怎么这么霸道,明明是你差点儿把我弄摔跤,反倒怪起我来了。

    岑柏言眉毛一挑:我不是还扶你了吗?

    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了, 宣兆在岑柏言手臂上轻轻一拍,有些嗔怪地看了岑柏言一眼,松手,我自己能站稳,把我拐棍拿来。

    岑柏言闻言,伸脚把宣兆靠在穿衣镜前的拐棍踢的远了点儿,接着神气活现地冲宣兆 哼 了一声。

    幼稚又无聊,简直像个小狗崽子。

    你啊你. 宣兆哭笑不得,抬手想去拍一下岑柏言毛茸茸的脑袋,怎么有你这么无理取闹的小朋友?

    岑柏言英俊的眉峰一拧,突然攥住了宣兆手腕,垂头紧紧盯着宣兆:以后能不这么叫我么?

    他身形高大,凝眉认真起来的时候有种逼人的气势,不像小狗崽子了,像一只盯上了猎物的狼。

    宣兆还维持着那个半抬着手的姿势,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岑柏言好像. 无意识地在和他争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主动权?

    这个认知让宣兆觉得危险,他大脑里的防御机制飞速运转着,恰好这时候,店员拎着一身新的衣服过来,打破了这小小的僵持。

    先生,这件是大号羽绒服,我帮你换上吧。 店员说。

    岑柏言抿了抿嘴唇,松开抓着宣兆的手,对店员说:我来。

    他俯身替宣兆把拉链解开,这个姿势使得他离宣兆非常近,宣兆一低头,鼻尖就能碰到岑柏言后脑上的头发。

    宣兆心跳得越来越快,他必须要加快节奏,才能把掌控权牢牢攥在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柏言? 宣兆轻声说。

    温热的唇息从耳畔擦过,岑柏言微微一怔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