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特有引力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(13)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御宅屋排行榜

宣兆, 岑柏言盯着宣兆的双眼,你是真傻还是和我装傻?

    嗯? 宣兆哑着嗓子,什么?

    队友们在场下喊他:柏言,你干嘛呢!

    那人谁啊? 罗潇潇觉察到他们之间的氛围有种说不出的暧昧,敏感地问。

    陈威披上外套:我家教老师,和柏言也认识。

    家教老师? 罗潇潇狐疑地嘀咕一句,接着放声喊,柏言,大家都在等你呢!

    你朋友找你了, 宣兆又咳了两声,摆摆手说,你快去吧,我也回家了。

    岑柏言一言不发,冷着脸一把抓起宣兆的手腕大步往外走,宣兆低呼一声,拐棍在地上拉出一道刺耳的尖声。

    他根本跟不上岑柏言这么快的步子,几乎是被岑柏言半拖着进了男洗手间,岑柏言把他拉进一个隔间,嘭 一声甩上门,宣兆后背抵着门板,胸膛微微起伏,气息不匀地问:柏言,怎么了?

    岑柏言:.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怎么就突然这么生气,就好像宣兆安了一块铁板在他心里,拿小火滋滋烤着这块铁板,他看见宣兆病成这个德性,一颗心脏都紧缩起来。

    赢了比赛应该开心呀, 宣兆背后是坚硬的门板,身前的面沉如水的岑柏言,他被困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,小心翼翼地问,我惹你生气了吗?

    岑柏言没有回答,不由分说地摘掉宣兆那个碍事的口罩扔进垃圾桶,宣兆擤了擤发红的鼻头,从口袋里拿出一沓纸巾,捂着口鼻说:你把我口罩丢了做什么?

    岑柏言又把那沓纸巾抢过来,扬手扔进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你. 宣兆不解,你怎么了?

    我给你买的衣服你不穿,给你买的围巾你不戴, 岑柏言盯着宣兆发白起皮的干燥嘴唇,声音低沉急促,你就打算靠着一个口罩一叠破纸过冬是吧?

    宣兆微怔,他和岑柏言离得很近,岑柏言穿着单薄的球衣,胸膛起伏时甚至能隐约看出肌肉的形状;他鼻腔里满是岑柏言运动过后的味道,并不难闻,是一种很特殊的雄性荷尔蒙气味。

    你这么聪明, 岑柏言一低头,逼迫宣兆和他对视,别说你看不出来那些衣服是给你的。

    宣兆怔愣良久,才往一边偏过头,忍耐着想要剧烈咳嗽的冲动,嗓音沙哑:你可以不管我吗?

    岑柏言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知道你把我当成一个很穷的朋友, 宣兆故意曲解岑柏言的用心,说出来的每个字都带着恰到好处的压抑和苦涩,你不用. 不用过分关照我,我不至于穷到吃不上饭、穿不起衣服。

    原来他以为我是在扶贫啊。

    岑柏言喉头一哽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