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特有引力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(14)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御宅屋排行榜

他一天都没吃什么东西,根本呕不出什么来,胃里一个劲地翻腾着,酒劲随之涌了起来,本就因为高烧而头晕脑涨,此时更加严重,眼前一片眩晕。

    你他妈是不是傻! 突然门被猛力踹开,一只有力的手搀住了他的胳膊,你叫我别管你,你就这么折腾你自己的?!

    宣兆喘息着抬起头,在镜子里看见了岑柏言的影子。

    他双眼朦胧,汗湿的刘海贴着雪白的皮肤,面色是不正常的潮红,使劲眨了眨眼,难以置信地说:柏言?

    岑柏言长长呼了一口气:喝醉了是吧?你他妈

    不是,你不是柏言, 宣兆忽而摇头,抿了抿嘴唇,眼睛里浮起几分失落,喃喃说,柏言已经不管我了,你不是柏言.

    岑柏言形容不上来自己是什么感觉,就好像全身的神经都被宣兆牵动了,心脏紧紧地缩成一团,他长臂一揽,把宣兆整个捞进自己怀里,恶狠狠地说:行,宣兆,你行,你赢了,我和你姓行了吧?

    第21章 是柏言吗

    网络乞丐生姜太郎携两个不孝子宣兆  岑柏言来卖艺了! 首先有请宣兆表演装醉,接下来请出岑柏言表演单口相声 我是直男~ 表演结束,请看官们赏点海星咧~

    宣兆看上去真的醉了,两腿发软,站都站不住,双手紧紧抓着岑柏言的衣摆不放,喉咙里发出小动物一样的呜咽声,咕咕哝哝的,听不清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烧糊涂了是吧, 岑柏言单手环抱着宣兆的腰,托着他站住了,低声说,烧成这样还敢发酒疯,我看你他妈才是真牛 | 逼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因为高烧还是因为醉酒,宣兆脸颊红烫,眼皮无力地半耷拉着,微微上扬的眼尾晕出一片绯红,他抬头轻轻扫了岑柏言一眼,病态中竟然染上了几分妖冶。

    岑柏言心脏猛地一跳,呼吸当即就有些乱了,而后他又在心里狠狠唾弃了自己一下

    这瘸子就要烧死了,我还在这里想些什么有的没的!

    卫生间里没覆盖中央空调,宣兆只穿了一件单薄的丝质衬衫,一个劲儿往岑柏言怀里缩,脑袋顶着岑柏言的颈窝,鼻尖抵在岑柏言锁骨的位置,呼吸热烫,像是要把岑柏言整个烧化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,宣兆皮肤上高热的烫度源源不断地传递到岑柏言身上,那热度仿佛带着火星,要把岑柏言烧着了。

    姓宣的,你他妈胆子大了是不是,借着酒劲儿都敢对我耍流氓了?

    岑柏言嗓子眼发痒,毫无威慑力地警告了一句,语气里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欲迎还拒。

    宣兆揪着岑柏言的上衣下摆,嘴里不停念着什么,隔着这么近的距离,岑柏言才听清他在喊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柏言. 你是柏言吗? 宣兆反反复复地咕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