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特有引力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(17)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御宅屋排行榜

岑柏言对宣兆的这间出租屋一番挑三拣四,椅子太低了不行,光线太暗了不行,这也不行那也不行,宣兆统统应着,无论岑柏言说什么,他都是一副无限纵容的样子:对对对,你说得对。

    光是示弱让岑柏言疼惜他还不够,他还要不动声色地引诱岑柏言参与他的生活,然后他再反过来、顺理成章地、一点一点地侵占岑柏言的领地。

    岑柏言走到冰箱边,看见顶上的编织框里放着的一大堆药,喉头又是一哽。

    像宣兆这么个药罐子,长着一张矜贵的脸,实际上腿脚不好,浑身上下都是病,穷的叮当响,还有个妈妈在疗养院,也不知道他一个人是怎么长这么大的。

    你这么多药,岑柏言拿起一个药瓶,看不太懂上面的说明,都是吃什么的?

    宣兆压根儿没听岑柏言说的什么,以为岑柏言又在嫌弃这屋里哪样东西呢,敷衍地回应道:嗯,对对,你说得对。

    你对什么对,岑柏言呼了一口气,你这瘸子,就不能对自个儿好些,上点心成不成?

    他皱着眉转过身,宣兆坐在床边,小太阳暖烘烘地照在他身上,他弯了弯眼睛,笑得非常温和:我没有觉得不好,我现在过得挺好的。

    岑柏言感觉一拳砸在了棉花上,对着宣兆这个笑,忽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也对,这是宣兆自己的屋子,他过的是自己的日子,他一个外人在这儿插什么嘴。

    他对宣兆的关心,好像真的已经超出了好朋友的界限。

    就像这个小太阳,宣兆抬脚指了指电热器,平静地说,对我这样的人来说,偶尔用用就够取暖了。如果真的二十四小时住在开着空调暖气的屋子里,御寒能力就会变弱。

    这句话不是他为了在岑柏言面前示弱故意说的,宣兆确实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即使在铺上了地暖的高级公寓里,宣兆在冬天也是几乎不用暖气的。

    就如同贪恋甜食的人就吃不了苦,贪恋温暖的人同样受不了冻。

    他这句话说的平铺直叙,没有什么特别的语气,岑柏言却从他单薄的侧影里读出来一丝不明显的脆弱。宣兆就像一片羽毛,明明看着那么轻,风一吹就跑了,却又出人意料的坚韧。

    这片羽毛好像落在了岑柏言胸腔里,挠的他心头有些痒。

    他紧了紧身侧的五指,刻意忽略那片在他胸膛作乱的羽毛,挪开眼神:你不换件衣服。

    他身上这件衬衣穿了一晚上,在医院又出了那么多汗,肯定不舒服。

    嗯,宣兆起身,在衣架上拿了一件家居服,看了看岑柏言,我去厕所换。

    不用,你在屋里换,岑柏言说,我去外头抽根烟。

    岑柏言虚掩房门,摸黑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宣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

    岑柏言看着指间那一点火光,皱眉思考起来。

    他还没思考出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