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特有引力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(20)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御宅屋排行榜

可能是因为,宣兆顿了顿,它和我有点像。

    岑柏言稍稍一怔,偏过头看向宣兆。他眉眼低垂,乌黑的头发衬得他本来就白皙的皮肤更加苍白,侧脸线条流畅优柔,鸦羽般的睫毛在眼睑投下一片浅影。

    在阴雨天昏暗天光的投射下,宣兆有种摄人心魄的脆弱感,但同时他肩背挺得很直,握着拐棍的左手坚实有力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一个人能够同时把脆弱和坚韧都展现的如此淋漓尽致呢?

    岑柏言清楚地察觉到自己骤然加快的心跳,他抿了抿嘴唇,艰难地挪开目光:它那么蠢,你们哪儿像了。

    它没有爸爸,妈妈生完它不久就被车撞死了,宣兆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膀,这不是和我差不多吗。

    小狗正在大快朵颐,丝毫不知道宣兆给自己捏造了一个如此凄凉的身世。

    岑柏言心头一紧,低声问:你爸爸他

    不要我们了,宣兆呼了一口气,侧脸被哈气氤氲的有些模糊,可能是有了别的女人做妻子,也有了别的儿子吧。

    岑柏言只觉得心口泛起一阵阵的酸楚,垂在身侧的双拳松了又紧、紧了又松,竭力抑制着想要上去把宣兆按进怀里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三言两语草草带过,一番话说的真假掺半,连喉咙里发出的每一声叹息、脸部肌肉的每一丝牵动都是精心设计好的。

    被父亲抛弃、由于车祸终身残疾、母亲是疯子、穷的连体面的衣服都没有.当这些元素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,很难不对这个人产生同情。但宣兆要的不是岑柏言的同情,他要岑柏言对他心软、心动,要岑柏言怜惜他、爱他。

    小家伙很厉害,宣兆看着那只脏兮兮的小狗,努力长大了。

    岑柏言定定看着宣兆,声音有些低沉:那是因为它很幸运,遇见了你。

    宣兆低头轻轻一笑,转头看着岑柏言,眼睛成了两轮弯月,嘴角的那个浅色伤疤像小小的梨涡,语气里藏着不明显的雀跃:所以我就说我和它很像吧,我也很幸运,遇见了你。

    他耳廓微红,不知道是冻的,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岑柏言已经无暇去思考别的问题了,他被宣兆这个生动且鲜活的笑容迎面击中了,脑海里有一瞬间的空白,视线完全被宣兆占据。

    有那么几秒钟,岑柏言觉得心脏跳动的剧烈到就快要闯出胸腔了。

    忽然有一滴水砸了下来,宣兆抬头一看:哎?要下雨了,快回去吧。

    他撑着拐棍走出去几步,岑柏言还在原地没有动,宣兆回身,朝岑柏言招了招手:小狗哥哥柏言,走啦!

    细密的雨点应声而下,雨滴砸在岑柏言脚边的小水洼里,泛起一圈接一圈的涟漪。

    宣兆站在雨雾的另一头,身姿挺拔,笑意温存地喊他:柏言,快点儿,等下就打雷喽。

    岑柏言胸膛微微起伏,这瘸子知道自己这么漂亮吗?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