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特有引力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(25)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御宅屋排行榜

宣兆被他绕进去了:没有,都是我气你的。

    岑柏言很有无理取闹的天赋,咬着牙问:你没有男朋友,那我算什么?

    宣兆被岑柏言这一套琼瑶剧式的胡搅蛮缠弄傻眼了,哭笑不得地说:你啊你.

    岑柏言也没憋住,勾唇低笑出声。

    楼下马桶冲水的声音响起,接着传来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:操|你妈的,对面的你他妈吊长后脑勺上了吧,墙上都是尿!

    岑柏言第一次来这儿时也发表过类似评价,宣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岑柏言立即捂住他的嘴,在他耳边低声说:还敢笑,被楼下听见了,找骂是吧?

    这个距离过分近得有些过分了,岑柏言看着宣兆弯成两道新月的眼睛,心口埋下的那颗蒲公英种子蠢蠢欲动,就要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他怎么这么会笑,笑起来怎么这么好看?

    岑柏言的手掌还捂着宣兆的嘴,他喉结重重一滚,目光在宣兆眉梢到鼻尖的那块区域反复流连,他想对宣兆做一些更亲密的事情,又怕自己的急迫吓到宣兆。

    半响,岑柏言才低沉地说:宣老师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里带着灼灼的高温,缓缓朝宣兆低下头

    宣兆垂下眼睫:嗯?

    岑柏言抿了抿嘴唇,在自己的手背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个隔着手掌的吻,礼貌且极其克制,其实只是宛如蜻蜓点水一般,宣兆的眼底却掀起了一片波澜,瞳孔骤然缩紧

    开门吧。岑柏言脸颊烧的滚烫,迅速别开头。

    .好。宣兆低咳两声。

    岑柏言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,身形修长,双腿笔直,面无表情,虚张声势之后就开始装酷装冷漠,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宣兆双腿发软,不知道是由于复发的腿疾,还是由于刚才那个猝不及防的亲吻,他霎那间心乱如麻,分不清这一刻的心悸究竟是真实的还是虚假。

    手腕也好像突然没了力气,钥匙几次都没有插进锁眼,宣兆心跳紊乱,怎么都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岑柏言催促道:磨叽。

    宣兆把钥匙递给他:你来。

    就属你事儿多,连个锁也打不开,你说你不是花瓶是什么,岑柏言接过钥匙,边俯身开门边说,别人是光吃饭不干活,你要是能吃饭也行啊,你瞅瞅自个儿,吃的还少,和猫吃食似的.

    宣兆亲了一下自己的食指尖,接着迅速用食指在岑柏言嘴角一按

    岑柏言顿时怔住了,手腕一僵,钥匙叮地掉在在地上。

    宣兆轻笑:你比我还没用。

    你他妈岑柏言失笑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