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特有引力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(85)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御宅屋排行榜

岑柏言瞬间愣住,伸出去的手僵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他以为只要宣兆醒来,他们在一起是水到渠成的事情,那宣兆为什么要推开他?

    因为岑静香主导了这场车祸,害宣谕险些出事,更害得宣兆险些丧命,所以宣兆怪他了吗?

    岑柏言自动自发地把宣兆这句断断续续的话脑补成了 你以后能不能别碰我,我不喜欢。

    宣兆看着岑柏言夹杂着失落、失望、失意的黯然表情,属实是哭笑不得,但他越是急着辩解,喉咙就越干涩。

    我不是.

    你看看你,吃个橘子都吃不好, 岑柏言眼神黯然,但还是勾起唇角笑了笑,抽了一张纸巾给宣兆擦了擦嘴角,我去打水,你看会儿电视,我马上回来。

    宣兆闭了闭眼,头疼,真是头疼。

    当晚陈威和龚巧也来了,陈威这人没什么别的本事,火上浇油倒是很在行。

    龚巧在屋里插花,陈威跑出来看见岑柏言在抽烟,模样挺烦,于是便问了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岑柏言一五一十地说了,陈威思索片刻,一拍大腿:我说呢,你看啊,每回我和龚巧来,小宣老师都醒着,很有精神。怎么就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没精神总睡觉呢?因为他不知道怎么面对你啊!

    岑柏言手腕一抖,烟灰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第112章 尾声(二)

    宣兆不知道怎么面对我。

    这个认知让岑柏言很是难受,就好像一块石头凭空压在了他肩上。

    他希望和宣兆简简单单地相爱、简简单单地在一起、简简单单地过每一天,但这也只是希望罢了。

    他和宣兆之间始终缠着无数死结,线头纷乱缠绕、错综复杂,这些结将他和宣兆牢牢绑在了两端,却也让他们无法靠近彼此。

    放心吧,哥们儿, 陈威拍了拍岑柏言的肩膀,安慰他,虽然小宣老师现在还不能面对你,但他躺在床上跑不了,也不得不面对你,你还可以感化他。等他病好了,能跑能走了,说不定就溜了,你要抓紧时间了。

    肩上那块石头 啪 往下压了几分,岑柏言更难受了。

    宣兆这回确实是冤枉。

    陈威和巧巧来探病时他精神不错是真的,不过纯粹是因为他不想他们操心,于是每回都强撑着让自己保持醒着的状态。但面对岑柏言,宣兆会不自觉卸下所有别的想法,他毫无防备、全然放松,不需要特意去撑着自己张开眼皮。听着岑柏言在耳边絮絮叨叨让宣兆觉得很安心,岑柏言在的时候,宣兆觉得自己置身于一个密不透风的壳子里,温暖又安逸,所以他常常眯着眼就悠悠睡过去。

    但岑柏言显然是误会了,而陈威则又加深了这个误会。

    陈威至今仍然坚定地认为那天是他把小宣老师叫醒的,并且对此十分自豪。

    你别臭美了,我哥才不是你叫醒的。 龚巧不赞同地说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