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特有引力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(86)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御宅屋排行榜

你不疼谁疼,活该你疼!

    宣兆又眨了眨眼,判断出岑柏言这是又生气了。

    说不疼不是,说疼也不是,宣兆挺发愁。

    不过宣兆这种人,要是有心要哄人开心,那铁定是没有哄不好的。他现在没什么别的事情干,学校那边毕

    业了,公司那边上了轨道后平稳运行,他乐得做个甩手掌柜,全部心思都放在哄岑柏言开心上了。

    于是当他从康复室出来,岑柏言又问他疼不疼,宣兆先是皱了皱鼻子,然后伸出一只手掌要岑柏言牵他,

    最后很自然地转移话题:好渴,想喝水了。

    他这时候刚流完一场汗,眼睛湿润的和黑葡萄似的,嗓音里带着点儿撒娇卖乖的意味,找岑柏言要水喝的

    样子像一只乖巧里藏着狡黠的狐狸,岑柏言当下就仿佛被什么糖衣炮弹击中了,心软的化成一滩水。

    岑柏言立即递上保温杯,宣兆一只手牵着岑柏言,另一只手抱着杯子喝水,咕嘟咕嘟喝完几大口,满足地

    发出一声喟叹,砸吧两下湿润的嘴唇:舒服了。

    喝两口水就舒服了?岑柏言凑上去亲了亲他的嘴角,真有你的。

    宣兆弯着眼睛笑,心想这回总算不生气了。

    于是这招屡试不爽,宣兆每回出来要么是渴了,要么是饿了,要么是想吃点酸的精神一下,

    要么是好闷啊你背我去透透气好吗

    语气要轻,语调要拉长,要有点儿撒娇的意思但又不能太假,总之就

    是要对岑柏言提出一些需求,让岑柏言没功夫去想他到底疼不疼。

    但这种歪门邪道搞多了吧,总有翻车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天,宣兆出来的比平时要早点儿,抱着岑柏言的脖子问岑柏言要水喝。

    岑柏言手里拿着保温杯,左边口袋揣着橘子,右边口袋揣着樱桃,无论宣兆想喝水还是想吃酸的甜的他都

    有。

    宣兆嘴里叼着吸管喝水,弯着眼睛看岑柏言,模样傻乐傻乐的。

    岑柏言被他逗乐了,在他鼻梁上轻轻刮了一下:傻笑什么?

    就是觉得吧挺幸福的,宣兆抱着保温杯,又是一声心满意足的叹息,你在外边等我,我觉得很幸

    福。

    岑柏言轻叹了一口气:你最近怎么一副不聪明的样子。

    上年纪了吧,宣兆感慨道,上午散步听到两个小姑娘聊天,说过了二十五就是中年了。

    以后散步把耳朵闭上,什么傻|逼话都听。

    宣兆低笑出声。

    岑柏言推着宣兆回病房,护士从康复室里追出来,原来是宣兆的住院手环掉了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